来回七百公里查获被执行人,惠阳法院执行干警奋战十四小时执行到位

发布时间:2019-08-26?|?来源:本站?|?作者:原创?|?浏览数:989?次

8月22日晚上9点,惠阳区人民法院(下称“惠阳法院”)执行局里依旧灯火通明,办公室、走廊都不乏忙碌的身影。

“叮”,全局执行干警的手机同时传来了信息声,原来是执行指挥中心在执行工作群转发了惠州中院执行指挥中心的线索情报,被执行人冼某在汕头市南澳县某旅游区入住。距离三百多公里,单程四个小时,预计凌晨一点多才能到达,而且无法保证被执行人是否会提前退房,可能长途跋涉最后还是“扑空”……

出发?还是放弃?

“准备好相关材料,马上出发!”没有任何犹豫,执行法官当机立断作出决定,因为法官知道,这一丁点的“可能”,对于失去了儿子的申请执行人而言,意味着的却是曙光和希望。

七年前,申请执行人的儿子张某和被执行人谢某、冼某、詹某、戴某等九人发生冲突,张某被谢某等人持刀砍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谢某、冼某、詹某、戴某等九人因犯故意伤害罪分别被惠阳法院判处刑罚。因被执行人冼某、詹某、戴某三人在案发后一直拒绝履行赔偿义务,申请执行人另行对冼某、詹某、戴某三人提起民事诉讼,惠阳法院经审理依法判决被执行人冼某等三人连带赔偿15万元给申请执行人。

该案于2015年立案执行,由于被执行人冼某等三人在监狱服刑,始终未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赔偿义务。2018年9月,申请执行人到庭反映被执行人冼某等人已刑满出狱,惠阳法院再次恢复执行本案并责令冼某等人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赔偿义务,同时对被执行人冼某等人进行财产查询。但被执行人冼某等人始终未履行,惠阳法院亦无法查询到被执行人名下有可供执行财产,且被执行人因下落不明无法传唤到庭,案件陷入胶着状态。见此情形,申请执行人开始对本案的执行失去了信心。执行法官同时也是一位父亲,非常了解申请执行人的心情,他始终没有放弃,通过各种途径尝试查找被执行人的行踪,终于得到了这一宝贵的线索。

一边准备相关文书材料,一边通过惠州中院执行局协调沟通南澳法院协助执行,十点整,执行法官和四位执行干警驾驶两辆警车奔赴汕头市南澳县。次日凌晨两点,惠阳法院执行干警顺利与南澳法院执行干警汇合,并在南澳法院执行干警的引导下寻求到当地公安机关予以协助。

8月23日凌晨,南澳法院执行干警及当地公安机关积极协助惠阳法院执行该案。

?

凌晨三点,在当地公安人员的协助下,执行干警顺利到达被执行人入住的旅游区。由于被执行人是公司组织旅游入住,人员较多,被执行人入住的房间不明确,执行干警经过半个小时的逐一排查,最终才找到被执行人冼某并向其释明相关情况。

8月23日凌晨,执行法官在旅游区找到被执行人冼某并核查身份信息。

?

凌晨四点,在履行完相关手续后,惠阳法院执行干警带着冼某驱车回程,直至早上七点三十分,终于顺利将冼某拘传到惠阳法院办公大楼。执行法官一刻不敢松懈,马上联系申请执行人,并通知被执行人冼某的家属到庭。因申请执行人身在外地,无法及时到庭,执行法官决定通过电话组织双方进行协商,可是双方情绪都比较激动,始终无法协商一致。执行法官连夜奔波、一宿未眠,连早餐都顾不上吃,却始终耐心地做双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这份精神最终打动了双方当事人,申请执行人同意被执行人冼某一次性赔偿五万元及利息后,不再追究被执行人冼某个人的民事赔偿责任。

大约中午十二点,被执行人终于筹够足额款项支付给申请执行人,自此申请执行人和冼某之间的纠纷终于得以了结。

?

8月23日早上,惠阳法院将被执行人冼某拘传到庭,并对其释法说理。

8月23日中午,被执行人冼某及其父母筹措款项支付给申请执行人。

?

当日下午,同案另一被执行人詹某得知冼某被拘传到法院的消息,主动赶来惠阳法院,表示愿意主动履行相应义务并希望与申请执行人进行协商。执行法官当即通过电话联系申请执行人,双方通过电话协商后,申请执行人同意被执行人詹某一次性赔偿五万元及利息后,不再追究被执行人詹某个人的民事赔偿责任,詹某当即足额支付给申请执行人。

来回七百公里,连续执行近十四小时,不仅打动被拘传的被执行人,还震慑了同案另一被执行人,最终促使案款顺利执行到位,这只是执行干警日常工作的一个缩影。执行工作既复杂又繁琐,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也没有激动人心的豪言壮语,惠阳法院每一位执行干警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在平凡的工作中默默耕耘,用实际行动去践行“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一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