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审判最后一道关口 王丹:审判要有“尺度”,更要有“温度”

发布时间:2017-01-06?|?来源:本站?|?作者:原创?|?浏览数:13144?次

?

惠州中院审判监督庭副庭长王丹。王昌辉?摄

?说起法院的各个业务庭室,民事庭、刑事庭、行政庭或许人们并不陌生,但审判监督庭却鲜为人知。审判监督庭负责的,主要是再审案件,有基于当事人申诉而裁定再审的,也有基于检察院抗诉而进入再审的,甚至还有法院依职权而启动再审的。可谓是审判护正纠错的最后一道关口。

?惠州中院审判监督庭副庭长王丹就是站在了这样一道关口上的人。满怀对法律的信仰、对公正的追求,她认真处理每一件案件,真心对待每一名当事人。王丹说,审判中,她既要把牢法律的“尺度”,恪守正义的边界,也要传递司法的“温度”,用行动呵护当事人追求公正的机会,这样的审判工作才会最终增加社会幸福。

?一个时刻准备“归零”的法官

?站在审判监督庭原被告席上的当事人,一般都是经过了数次庭审乃至判决却仍不服判的,这样的案件往往是“难啃”的骨头。“我要做的,就是以‘归零’的眼光看待当事人,给他/她最后的申诉机会。”王丹说。

?“归零”说起来简单,背后要做的功夫却不少。2014年,王丹接手一宗申诉再审的抢劫案。被告人温某某经过一审、二审审理后,被判决抢劫既遂,判处有期徒刑11年。然而判决生效后,被告人却申诉再审,理由是该案两名同案犯判决与自己有显着差距。

?当时,申诉人并未拿出相关书面证据。“虽然举证义务在申诉人而不在法院,但出于为被告人负责,我自己详细调阅了两宗案件的卷宗。”王丹说。原来,两名同伙在温某某判决后才落案,曝出许多案情的新细节,其中就包括当时抢劫所得的2万元在逃跑途中遗失,又被被害人拾得的关键内容。“既然钱没有遗失,就要认定为抢劫未遂而不是既遂,量刑有很大不同。”王丹说,再加上案件审理时间跨度较大,其间新的司法解释出台,抢劫数额的认定标准发生了变化。最终,王丹改判温某某有期徒刑4年6个月,被告人及家属均息诉服判。

?不仅在每一宗案件审理时做到“归零”,自2004年进入审判监督庭以来,工作中的王丹还时时面临“归零”的挑战。“无论是民事、刑事还是行政类案件,审判监督庭法官都要涉猎,一年中几乎没有重复的案由。”王丹说,每负责一宗新案子,就意味着要从零开始,这也要求自己要向着审判界的“全科医生”的目标而奋进。

?????一个审慎使用“加减法”的法官

?审理减刑、假释案件也是审判监督庭的重要工作之一。2009年,惠州监狱完成建设后,王丹发现,法庭对于审理监狱报送的减刑、假释案件缺乏统一规范的标准。“例如监狱报送的减刑幅度常常不能全部获得法院的认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服刑人员改造的积极性。”王丹说。

?有鉴于此,王丹和审判监督庭的同事们一方面注意借鉴先进法院在减刑、假释案件办理方面的经验,另一方面结合本庭工作实际,研究制定出审理减刑假释案件的审理程序。此后,法院又联合检察院、监狱召开联席会议,达成执行标准的共识,最终由法院执笔起草实施细则,供三家参考执行。“减刑、假释的标准统一后,规范了自由裁量权。”王丹说,为确保案件审理严格按照标准操作,法院又建立了相应的监督检查机制,为减刑、假释案件的审理再设一道防火墙,确保服刑人员能真正通过积极改造为自己的刑期“做减法”。

?2014年起,审判监督庭自加压力,减刑、假释案件从过去侧重书面审理升级为100%开庭审理,成为全省第二家实施减刑、假释案件全部开庭审理的市级法院。同时,涉及金融、职务犯罪以及涉黑案件的减刑、假释案件均有“两代表一委员”及专业领域人士参与旁听庭审。通过庭审、提讯以及公开宣讲等方式,令服刑人员正确对待减刑、假释,杜绝纯粹为减刑而表面改造的情况。

?例如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的罪犯陈某某提请减刑,王丹在审理该案时,发现陈某某虽然有积极参加学习、参加劳动,但因与监狱管教干警发生冲突有扣分情形,同时2000元罚金刑没有履行,“他没提交证据证实自己确有困难无法履行,反而在狱内平均消费水平较高”,鉴于此,王丹认为陈某某不符合减刑条件。庭审时,王丹对陈某某进行教导和感化。之后,陈某某在改造中没有再被扣分,也积极履行了罚金刑。由于思想上、行动上确有认罪悔罪,陈某某最终获得减刑。

?3年来,惠州监狱所有被减刑出监的罪犯未发现有再犯罪的记录。可以说,正是王丹和同事们的努力,为服刑人员真正回归社会做好了“加法”。

?一个以“幸福感”衡量办案质量的法官

?面对新时期人民利益的多元化,社会矛盾的复杂化,做法官实属不易,做一名从事审判监督工作的法官就更难了。面对形形色色的当事人,王丹始终从诚心出发,耐心倾听他们的诉求,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把帮助老百姓排忧解难看作是一种良知和法官应有的使命。

?2014年,在再审两家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时,原本是朋友的双方公司法定代表人却都不肯让步。“案件标的并不大,双方纯属斗气心理,不肯接受调解”,考虑到该案事实虽然很简单,但必须以另一尚未审理的案件审理结果为依据,王丹还是着手先调解。她多次召集双方到庭,也多次分别找两个法定代表人沟通,通过过错分析、调执结合、成本分析,进行车轮式调解工作。在与当事人宛若拉家常般的客家话交谈中,慢慢解开当事人的心结,以情感人,以理服人,终于找到双方都接受的切入点,达成调解,解决纷争。

?多年来,面对再审案件这样“难啃”的骨头,王丹却能始终保持10%以上的调解成功率。“我最欣赏法理学家边沁的一句名言,那就是,增加社会幸福,应该成为一切法律的目标和追求。”正因为如此,只要是调解双方当事人提出的要求,她都会尽量协调满足,只要是案件当事人提出的调查取证,她都会尽量去完成。王丹说,只有这样做,才是把住了审判的最后一个关口,为当事人争取最充分的合法权益,为社会增加尽可能多的幸福。

?●撰文:卢慧?卢思莹?周泽锋

?